江同网

“同志教母”归亚蕾:和孩子一起勇敢(图)

“同志教母”归亚蕾:和孩子一起勇敢(图)

归亚蕾

  五十年戏龄,一百多部电影,归亚蕾诠释过一百多名古今中外的女性,《喜宴》里的母亲,是她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。戏里她面对同志,戏外她面对洋女婿,不同的文化冲击,让她学会“勇敢面对”。

  “演员嘛!都喜欢接到好的戏,不是我特别去挑同志话题,而是巧合都碰到了这类故事。”长年在美相夫教子、含饴弄孙的归亚蕾,近日为了新片《满月酒》回台宣传,由于是继李安执导的《喜宴》后,再次饰演华裔留美男同志的母亲,在新一代的台湾观众心里,归亚蕾俨然成了“同志教母”的代名词。

  归亚蕾没有否认这个标签,但在她长达五十年的戏龄中,拍了一百多部电影,经历一百多个故事,体验一百多个人生,其实她是用演员独有的细腻,接受了男男、女女的爱情,“我在《自梳》里就演过女同志,早期风气守旧,我怎么诠释这种角色?不过是爱,是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帮助。在《喜宴》及《满月酒》,我的角色就是一个母亲,不管小孩是不是同性恋,身为母亲,我不能逃避,逃避不能解决问题,就这么简单而已。”

  文化标签:同志教母

  新锐导演郑伯昱指名非她不可

  今年初,归亚蕾又跨刀艺人蔡依林“不一样又怎样”音乐MV,饰演一位与同性伴侣相伴三十年的女同志(视频)。四月,张惠妹将同志国歌“彩虹”无偿授权给《满月酒》使用,归亚蕾的名字因此不断与“同志”、“多元成家”联系在一起,在与她同辈分的演艺长青树中,很少人拥有和她相同的文化标签。

  “我其实也是从不接受到接受,”归亚蕾坦言,“二十二年前拍《喜宴》,那时候真的比较保守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同志。李安为了让我们解除心理束缚,带我、郎大哥(郎雄)、赵文瑄去参加同志party。哇!真的是男帅女美,有艺术家、画家,我才知道同志都非常有才华,个个出类拔萃。”李安首部同性恋话题的影片,也开启归亚蕾与同志的不解之缘。

  二十二年后再次接演同志的妈妈,归亚蕾心态已十足成熟。事实上,比起《喜宴》里仍须以假结婚瞒骗父母性向的青年,《满月酒》里的儿子,早就对母亲出柜,甚至请母亲协助寻找代孕母亲,显见同志话题也经过世代更迭。而自编自导自演的男主角郑伯昱,更是在初见归亚蕾时就毫无隐瞒。

  “我拿到剧本时,本来不是那么吸引我,但Barney(郑伯昱英文名)一句话让我震撼了。”受《喜宴》启发,找上归亚蕾的郑伯昱对她说:“这是我自己的故事,我要拍成电影献给我的妈妈。而能演妈妈的人,非你莫属。”

  重披戏袍:五十年戏精发功

  让导演又爱又怕,从配角变灵魂人物

  由于两人都住在美国洛杉矶,开车往来只要四十分钟,在电影资金到位、正式开拍前,归亚蕾已与郑伯昱培养出情同母子的关系,也和他一起研究、修改剧本,投注了相当多的心力在《满月酒》上。

  本来,郑伯昱的初稿着重于两位男同志之间的关系,母亲的戏分并不重。归亚蕾求好心切,还特地飞回台湾找郑妈妈聊天。“传统的台湾妈妈知道儿子是同志会怎样?不得了,五雷轰顶!但最后又怎样?只能接受他、了解他、爱他,Barney的妈妈很伟大。”

  “我大学向母亲出柜后,就很少谈论我的私生活。这些年来,我有一群支持我的朋友,但母亲却是孤单一人面对有个同性恋儿子的事实,”郑伯昱说:“亚蕾姐认为,我应该要把妈妈多年来的挣扎、伤心、冲突、接受与成长都放进电影里,于是妈妈就成了这部影片的灵魂。”

  “对导演来说,一个好故事固然重要,但如果演员选对了,电影就成功了一半。”这是2002年郑伯昱演出美国大导演伍迪·艾伦的电影《好莱坞结局》(Hollywood Ending)时,伍迪·艾伦对他说的话,也是他执意要请归亚蕾演出的原因。

  确实,比起初次执导筒的郑伯昱,归亚蕾是扎扎实实身经百战的资深演员。担任《喜宴》《饮食男女》制片,曾获颁金马奖“终身成就奖”的资深影人徐立功,与归亚蕾是多年好友,他说:“导演们对归亚蕾,是又爱又怕啊!”爱她演技入木三分,即使只是配角,也能演得让人终生难忘。却又怕当她的导演,得有十倍功力,才能驾驭这位戏精。

  归亚蕾自己也说:“我当一个演员,从前是努力看剧本,要把‘她’演好。现在我就是‘她’,而不是演‘她’。”所以,归亚蕾不是演一个同志的母亲,而是将郑伯昱当成儿子,“我儿子就是同志!他勇敢地做他要做的事,做妈妈的不必痛苦、自责,而是应该和孩子一起勇敢”。


视频:归亚蕾向Blued交友软件的网友问好

  现实人生:母亲、岳母、外婆

  从反对女儿嫁老外,到帮洋女婿带便当

  事实上,在母亲这条路上,归亚蕾也是一路学习成长。她二十二岁结婚,嫁给飞官张梦奎,先后生下两千金,两个女儿又都嫁给美国人,长女张之洁育有二女,次女张之怡育有二子。

  当初两人组建的小家庭,慢慢地成了一个多元文化融合的十人大家庭。归亚蕾也不断地碰撞,学习怎么当一位母亲、岳母以及外婆,在不同的位置上,接纳孩子的选择。

  “我第一次当妈妈时,觉得自己好伟大,逢人就问:‘你看我小孩漂不漂亮?’直到别人这样问,才发现自己真是二百五!后来生老二时,我都说:‘你看她是不是好丑?’”

  当然,当妈的谁不将孩子当宝?张之洁、张之怡因外形姣好,婚前都曾回台演过电视剧,但并非归亚蕾想转型当“星妈”。

  徐立功透露,当时张之洁与美国人交往,归亚蕾简直炸开了。“她为了反对这桩爱情,才带女儿回台湾拍戏,希望远距离让两人关系生变。没想到小两口爱得要命,也只好接受。后来,连二女儿都跟洋人在一起,她有什么办法?”

  没办法,只好接纳、认同,但归亚蕾骨子里的“中国传统”可没变,洋女婿、混血外孙,都要跟她一起吃中国菜、讲中式规矩,四个孙子、孙女都知道,“在婆婆面前要说中文”。

  传统华人:孝顺至上

  戏里到戏外,都要实践价值观

  “我是个满挑剔的婆婆。”归亚蕾自承,虽然最大的孙女才十一岁,最小的孙子也只四岁半,小孩子嬉闹玩耍是自然天性。但归亚蕾会要求他们:“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,吃饭用筷子,都要合规矩。”

  “亚蕾姐讲话很温柔,但都带着坚定的语气。”已经是归亚蕾洛杉矶家中常客的郑伯昱观察,她很注重将中国传统融入家庭当中,尤其强调“孝顺”的价值观。有一次小孙子向张梦奎说:“公公,你老了,买个轮椅我推你。”归亚蕾问:“那婆婆呢?”孙子歪着头说:“弟弟推啊!”纯出自然的回答让两老备感窝心。

  归亚蕾重视孩子的“孝顺”表现,也延伸到戏里。在《满月酒》中有一幕,儿子对着母亲大吼:“如果你不能承认我跟Ted(儿子男友)有任何关系,那我们就不要有任何关系!”

  原本剧本里没有写明母亲该如何回应,但在情绪突如其来的时候,归亚蕾重重甩了郑伯昱一巴掌,这场戏也让母子间的冲突升至最高点。

  “我帮观众打你,你太不孝了!”下戏后,归亚蕾虽然感到抱歉,也解释了理由,“不管再怎么样,都不应该说出脱离关系这种话,你知道妈妈会有多伤心吗?”

  幸好,现实生活中,归亚蕾的孩子都如她所期望般孝顺。而近年接戏愈发精简的她,在家便是家庭主妇,日日打理庭院的蔬菜、果树、花草,管家人的早点、中饭、晚餐,甚至还帮洋女婿带便当。她也注重身体健康,一周做两次柔软操、跳三次国标舞,夜晚等孙儿们睡下,便一遍又遍地捧读剧本,生活极其简单而充实。

  问她对未来拍戏有什么计划,归亚蕾想了想,幽默地说:“年纪大了,不需摔跤的剧本就优先考虑咯!”勇敢地面对年龄,面对异文化,就是归亚蕾从影五十年淬炼出的人生智慧。

  归亚蕾

  出生:1944年
  学历:台湾艺术专科学校影剧科(今台湾艺术大学电影学系)
  家庭:已婚,育有二女

  金马奖成绩

  1966年 第4届
  最佳女主角《烟雨蒙蒙》

  1970年 第8届
  最佳女主角《家在台北》

  1978年 第15届
  最佳女配角《蒂蒂日记》

  1993年 第30届
  最佳女配角《喜宴》

  (撰文:邓宁,摘自《今周刊》第959期)


此文由江同网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江同网 » 文学 » “同志教母”归亚蕾:和孩子一起勇敢(图)

很酷 (0)
分享到:

评论 0


请选择理由
取消
私信记录 »

请填写私信内容。
取消
加载中,请稍侯......
请填写标题
取消